父母对成年子女的资金支持不应理所应当地认定为赠与!

财产分割 2022-11-09 11:34:56101本站fshcn

现实生活中,很多年轻人购房、买车都缺少资金,尤其是当下高房价、贵车价、低收入、少存款的社会环境。这种情况下,父母考虑到子女的婚姻稳定、生活压力等因素,可能会给子女部分资金予以支持。那么,这种资金支持,在法律关系上究竟属于赠与还是借贷?

我们先来看一个案例!2022)川01民终4296

【基本案情】

李某福李某君系父子关系

20121李某君周某平结婚;202163,双方离婚。

201865日,李某福在中国工商银行取现35441.9元,在成都农商银行分别取现36821.99元、12101.42元。同日,李某君周某平中国银行账户存款60500元、36800元,用于购置车辆一台,该车辆登记在周某平名下。

李某君周某平协商离婚期间,二人的电话录音中周某平有“你老汉那里还有100000元……自己的债务自己负担”等表述。202163日,李某君周某平协议离婚,《离婚协议书》载明“……3.一辆车牌号为*****的车,经协商此车归女方所有。三、债权债务:夫妻关系存续期间无债权,各自名下的债务由各自承担。”案涉车辆目前由李某君实际使用,登记车主为周某平

李某福向法院起诉请求:判令李某君、周某平归还欠款共计84365.31元。

李某君认可其向李某福借款的事实并愿意归还

周某平辩称周某平从未向李某福、李某君借款,案涉借款事实不存在,本案不属于民间借贷,案涉款项系李某福赠与其儿子李某君的购车款,周某平对此款项来源于李某福并不知情,所购买的车辆均由李某君使用

【按例说法】

一审法院: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需要,且双方对借款事宜知晓并认可,因此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

法院认为,本案系民间借贷纠纷,争议焦点为李某福李某君周某平之间是否成立民间借贷关系。

1.关于李某福李某君是否成立民间借贷关系的问题。

李某君认可其向李某福借款的事实并愿意归还,李某福李某君均认可双方之间成立民间借贷关系并确认借款金额为117270元,故法院对李某福主张李某君归还借款117270元的诉讼请求予以支持。

2.关于周某平应否承担还款责任的问题

李某福在本案中主张其于2015年出借19970元给李某君周某平用于周某平出国,于2018年出借97300元用于李某君周某平购买案涉车辆。其中2015年的19970元,李某福提交的证据仅能够证明其取款的事实,但不足以证明上述款项已实际交付给了周某平,即使李某君认可该笔借款用于周某平出国,但均未提交证据证明,故法院对李某福主张周某平归还19970元不予支持;其次,关于2018年的97300元,周某平辩称其并未向李某福借款,且即使借款属实,也是李某福李某君之间的借款,与周某平无关。法院认为,依据前述,李某福取款的时间、李某君周某平银行卡存款的时间及购车时间均为201865,能够证明购车款中有部分系李某福支取的款项。同时该笔款项发生于李某君周某平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且购买的案涉车辆登记在周某平名下并由李某君使用,协议离婚时也约定该车辆由周某平所有,也能够证明该笔款项用于夫妻共同生活需要,且录音中周某平也提及在李某福处有100000元左右的借款,证明周某平对借款事宜知晓并认可,因此该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故李某福李某君周某平就该笔款项成立民间借贷关系,但李某福当日的取款金额仅84365.31元,并非是其主张的97300元,故法院支持周某平针对84365.31元承担共同还款责任。

周某平上诉:款项系赠与,不是借贷

周某平从未向李某福李某君借款,案涉借款事实不存在,本案不属于民间借贷,案涉款项系李某福赠与其儿子李某君的购车款,周某平对此款项来源于李某福并不知情。

二审法院:否定案涉借款性质,既有违公平原则,亦不符合公共秩序与善良风俗

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焦点为周某平就李某福主张的84365.31元应否承担还款责任。即是对该款项是否为周某平、李某君夫妻共同债务进行认定。

根据法律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的如下债务为夫妻共同债务1.夫妻双方共同签字或者夫妻一方事后追认等共同意思表示所负的债务;2.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3.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债务。就本案而言:

其一,周某平虽称其购买车辆时不知道案涉款项来源于李某福,但来源于李某君是事实,结合李某君自认及庭审查明的事实,可以认定该款项用于周某平、李某君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购买车辆,即用于夫妻共同生活

其二,周某平主张案涉款项系李某福对李某君的赠与。对此,法院认为,赠与合同是赠与人将自己的财产无偿给予受赠人,受赠人表示接受赠与的合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九条规定,“当事人对欺诈、胁迫、恶意串通事实的证明,以及对口头遗嘱或者赠与事实的证明,人民法院确信该待证事实存在的可能性能够排除合理怀疑的,应当认定该事实的存在”,本条是关于提高证明标准的特殊情形的规定。提高的证明标准,要求达到显而易见的程度。对口头赠与的认定,应适用高于高度盖然性的证明标准。本案中,周某平并未提交任何证据证明李某福就该款项有赠与的意思表示,同时李某君予以否认,且与周某平录音中自行陈述不相符。故否定案涉款项为李某福对李某君或李某君、周某平夫妻二人的赠与,既符合法律规定,亦更贴近公平原则。

此外,从公序良俗的角度看,父母对子女的资金支持不应理所应当地认定为赠与。即使在无直接证据查明父母出资系赠与还是借贷意思表示的情况下,根据公序良俗原则要求,应将父母的资金支持视为以帮助为目的的临时性资金出借,而不宜认定为赠与。至于事后父母是否要求子女偿还,系父母行使自己债权或放弃债权的范畴,与债权本身的客观存在无关。本案中,李某君对借款性质的确认,虽与其为李某福之子且与周某平已离婚有较大关系,但如上所述,若仅以双方近亲属关系为由而否定案涉借款性质,既有违公平原则,亦不符合公共秩序与善良风俗。至于周某平称所购买的车辆均由李某君使用,此关系李某君、周某平二人之间夫妻共同财产分配及共同债务分担,与本案纠纷分属不同的法律关系,亦不能与第三人(李某福)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相混淆,不宜在本案中作出认定。

法院判决:李某君于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7日内归还李某福借款本金84365.31元,周某平对上述款项承担共同还款责任。

【小编有话】

可能在大多数人的心目中都有这么一个误解,认为父母给子女出资买房、买车,就是理所当然,就是一种赠与行为。殊不知,子女一旦成年,不再理所当然地接受父母的钱财。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十八条有明确的规定,“成年人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可以独立实施民事法律行为。十六周岁以上的未成年人,以自己的劳动收入为主要生活来源的,视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父母赠与钱财,我们应该感恩;父母出借钱财,我们记住情分;父母追究债权,那是行使权利。

如前所述从公序良俗的角度看,父母对子女的资金支持不应理所应当地认定为赠与。根据公序良俗原则要求,在无直接证据证明父母出资系赠与还是借贷意思表示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将父母的资金支持视为以帮助为目的的临时性资金出借,而不宜认定为赠与。至于事后父母是否要求子女偿还,系父母行使自己债权或放弃债权的范畴,与债权本身的客观存在无关。如果一味地基于近亲属、婚姻解体等利害关系来否定借款性质,显然对作为父母的出借方不公平,同时也不符合公共秩序与善良风俗。否则,今后的父母可能不再愿意资金支持,即使愿意,恐怕也要白纸黑字写明借款金额、利息等。同时,不排除以骗婚为目的的买房、买车等高消费行为。如果理所当然地认定为赠与,事后又被骗婚一方分得一半,那么对父母及子女显然不公,甚至严重损害了他们的权益。

当然,如果确有证据表明,父母的确是赠与给子女,那就另当别论。

小编在此提醒——

敬老慈幼为人伦之本慈幼对于父母来讲依法而言为养育子女的义务然而子女一旦成年应自立生活父母续以关心关爱子女受之应感念之但此时并非父母所应当负担的法律义务。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还是一个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