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婚夫妻再离婚,继父要求返还其为继子支付的大学期间生活费?

离婚纠纷 2022-06-01 09:44:10236本站fshcn

在继子上大学期间继父为其支付三万多元生活费。在继子大学毕业,继父与其母离婚后继父可否请求返还上述费用呢?法院怎么判?


【基本案情】

20096月,刘某的母亲带着年仅10岁的刘某与唐某再婚,刘某即由其母与唐某共同抚养、教育长大。

在刘某上大学期间,唐某共支付其生活费35200元。

202112月,刘某母亲起诉离婚,与唐某解除了婚姻关系。

20223月,唐某向法院起诉请求刘某返还大学期间生活费。

【按例说法】

法院审理后认为,唐某刘某母亲结婚时,刘某尚未成年,由唐某与刘某的母亲共同抚养、教育长大,双方已形成具有抚养教育内容的继父子关系。唐某基于父子关系,在刘某成年后选择继续支付刘某就读大学期间的生活费,系出于自愿履行道德义务所为的赠与,该赠与合同已成立并实际履行,并对双方产生法律上的约束效力唐某并不享有可撤销该赠与之权利。因此,对唐某要求刘某返还其在刘某上大学期间支付的生活费的诉讼请求,欠缺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法官说法】

抚养费的给付期限,一般至子女年满十八周岁为止,年满十八周岁后尚在校接受高中及其以下学历教育的成年子女,仍可以要求父母支付抚养费。本案中,刘某在就读大学时已年满十八周岁,按照现行法律规定,唐某不负有继续支付抚养费的法定义务。但唐某基于父子关系,在刘某成年后选择继续支付刘某就读大学期间的生活费,系出于自愿履行道德义务所为的赠与,该赠与合同已成立并实际履行,并对双方产生法律上的约束效力,唐某并不享有可撤销该赠与之权利。

唐某刘某无血缘关系,其作为继父,积极履行教育、抚养责任,为刘某的成长成才提供了物质保障。但唐某在与刘某的母亲离婚后起诉要求刘某返还大学期间生活费,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与爱幼助幼的良好社会风尚相悖,故法院不予支持。

【小编有话】

尊老敬老、爱幼助幼,与其说是一种社会风尚,不如说是一份权利义务。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二条规定,“……继父或者继母和受其抚养教育的继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本法关于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因此,父母对未成年子女负有抚养、教育和保护的义务。继父母也是一样。本案中,唐在刘未成年期间,与刘某的母亲共同抚养刘长大,双方已形成具有抚养教育内容的继父子关系。

法律虽然规定唐某对年满十八岁的刘某不负有继续支付抚养费的法定义务基于双方的父子关系,在刘读大学期间,继续支付刘大学期间的生活费,这种刘某视如己出,并积极履行教育、保护职责,为刘某的成长提供充足的物质保障的行为值得鼓励。与此同时,如法官所称,唐某在刘某成年后选择继续支付其就读大学期间的生活费,系出于自愿履行道德义务所为的赠与,该赠与合同已成立并实际履行,并对双方产生法律上的约束效力,唐某并不享有可撤销该赠与之权利。倘若唐某在与刘某的母亲离婚后起诉要求刘某返还大学期间生活费,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不符,与爱幼助幼的良好社会风尚相悖。

反过来说,刘某虽与唐某无血缘关系,尽管事后起诉要求返还大学期间的生活费,但唐某作为继父,将其视如己出,并积极履行教育、保护职责,为其成长直至其大学毕业提供了充足的物质保障,刘某作为唐某的继子,应在唐某年老后积极履行对唐某的赡养义务,尊老敬老,让唐某安享晚年。

本文整理于重庆高院澎湃号等平台,有改动。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还是一个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