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方采集子女头发所做的亲子鉴定,有用吗?

离婚纠纷 2022-03-04 00:00:00437本站fshcn

        亲子关系的确认和否认,对于子女来说,不仅涉及一系列权利义务的产生、消灭,更是人身关系的重大转变,直接影响到家庭和社会的稳定,法院在审查此类案件证据时,应当严格依据证据规则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审核和认定。

        关于男方自行委托第三方做出的亲子鉴定相关报告,鉴于其检材来源、送检环节等缺乏合法的程序保障,亦无其他有力证据予以佐证。因此,法院一般不予采信。

【基本案情】

        2003年,李某与王某登记结婚;2007年10月4日,生一女,即本案李小某。

        2013年6月8日,李某与王某经法院调解离婚。案件审理过程中,李某否认其与李小某存在亲子关系,李某向法院提交了《华医大DNA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为:“依据现有资料和DNA分析结果,排除李某为李小某的生物学父亲。”该鉴定系李某在诉前单方委托,鉴定的样本系李某自行采集的其所称为李小某咀嚼过的口香糖并由李某送至鉴定机构。李某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市可持续发展促进会出具的《工作情况证明》,该证明载明:“兹证明:2005年10月至2015年12月李某(身份证号×)是我单位员工,其在2006年12月4日至2007年2月2日期间受我单位委派,前往×省×市(跨省)常驻出差。特此证明。”李某以此证明李小某并非为其亲生女儿。另,李某向法院提交了一份在其起诉后委托某公司出具的咨询报告,报告结论为:“依据现有资料和DNA分析结果,排除李某是“李小某”的生物学父亲。”李某称其在李小某放学时采集李小某的毛发并送至该公司,后由该公司出具了上述报告。

        庭审中,李小某对上述鉴定意见书、证明以及咨询报告的真实性、合法性、关联性均不予认可。庭审过程中,李某申请与李小某进行亲子关系鉴定,李小某表示拒绝。

【争议焦点】

        关于男方提出亲子鉴定申请,因女儿目前处于叛逆期,不愿意做亲子鉴定,那么法院是否予以准许?同时,在男方无必要证据的情况下,其要求否认其与女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生之女与其不存在亲子关系的诉讼请求,法院是否支持?

【按例说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三条规定,“对亲子关系有异议且有正当理由的,父或者母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或者否认亲子关系。对亲子关系有异议且有正当理由的,成年子女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亲子关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婚姻家庭编的解释(一)》第三十九条(原《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该法律已废止)规定,“父或者母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否认亲子关系,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否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父或者母以及成年子女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认定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

        法院认为,亲子关系的确认和否认,对于子女来说,不仅涉及一系列权利义务的产生、消灭,更是人身关系的重大转变,直接影响到家庭和社会的稳定,法院在审查此类案件证据时,应当严格依据证据规则对当事人提交的证据审核和认定。现李某主张其与李小某并无亲子关系,应当提供充分证据予以证明。

        关于李某提出的王某受孕期间李某一直在外地出差,无受孕机会的主张,经查,自2007年李小某出生后李某并未就其与李小某的亲子关系提出过异议,在2013年法院调解离婚的调解书中李某对李小某婚生女的身份是认可的,并就其抚养问题与王某作出约定。从上述事实来看,李某主要是在双方离婚后对孩子的亲子关系产生质疑,现其主张2007年常驻外地出差没有受孕机会,与其此前对李小某的态度显然矛盾,其以此作为理由否认双方之间的亲子关系,缺乏事实依据。

        关于李某提交的鉴定材料,均是其自行委托,对于检材来源、送检环节等缺乏合法的程序保障,亦无其他有力证据予以佐证。法院不予采信。

        关于李某提出亲子鉴定申请,在庭审中,经法院询问,王某主张李小某目前处于叛逆期,不愿意做亲子鉴定。法院认为,亲子鉴定在采集检材时需要当事人的配合,如一方不配合,不宜强制进行鉴定,且根据未成年人利益最大化原则,考虑到李小某目前的成长状况,法院对李某的亲子鉴定申请不予准许。

        综上,李某的诉讼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还是一个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