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一:夫妻一方在主张返还另一方赠与小三的大额财产时,如何认定非婚生子女的抚养费?

典型案例 2023-03-30 14:58:24111本站fshcn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基于婚外两性关系给付婚外第三方大额财产,夫妻另一方主张返还财产的,法院应予以支持。但若夫妻一方与婚外第三方生育子女,婚外第三方主张给付财产系子女抚养费时,法院该如何认定?

这里,我们以系列文章来讨论相关问题。本文为系列文章之一,欢迎关注之二、之三……2018)湘民终348

【基本案情】

曾某谢某198311月登记结婚,婚后生育女儿A和儿子谢B

1997,何某谢某相识,此后两人逐渐发展成为情人关系。

20049月,何某与谢某生育一子,取名谢甲

谢某与何某交往的过程中,谢某多次给何某转款。其中2006418日至2011512日,通过工商银行尾号为1343的银行卡向何某转款1350000元;2009318日至2011112日,通过广发银行尾号为3079的银行卡向何某转款145000元;2010916日至201133日,通过建设银行尾号为5677的银行卡向何某转款2200000元。(行文需要,金额有改)

曾某向法院起诉请求:1.判决确认谢某赠与何某人民币3695000元无效,并由何某返还上述款项及利息。(其他事项此处不予讨论)

查明,2015114日,谢某因病死亡,生前未留下遗嘱。曾某在清理遗物时发现上述赠与的事实。

何某辩称,谢某处分的财产仅为其所有财产的一小部分,远远没有超出夫妻共同财产的一半,系对自己权利的处分,没有损害曾某合法权益,不应返还。同时,谢甲系谢某的子女,谢某应按每年20万元计算至谢甲18周岁的标准扣除谢甲抚养教育费。

【按例说法】

一审法院:赠与现金部分返还,但不支付利息

法院认为根据双方当事人的陈述及法院查明的事实,本案争议的焦点为:1.本案是否超过诉讼时效;2.谢某赠与何某及谢甲的现金是否应当返还,利息是否应当支持。

1.关于诉讼时效。

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3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小编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八十八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三年。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诉讼时效期间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但是,自权利受到损害之日起超过二十年的,人民法院不予保护,有特殊情况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权利人的申请决定延长。”)因此,本案应当适用3年的诉讼时效期间。本案中,谢某2015114日死亡。曾某在清理遗物时才发现谢某向何某赠与财产的事实,诉讼时效应当自此开始计算。曾某2017816日向法院提起诉讼,没有超过3年的诉讼时效期间。何某认为2010916日至201133日,谢某通过建设银行尾号为5677的银行卡向何某转款3695000元;2009818日至2011112日,谢某通过广发银行尾号为3079的银行卡向何某转款1450000元,诉讼时效应当从转款之日起计算,上述赠与行为已经超过诉讼时效。但何某没有提交证据证明曾某谢某转款的当日即知道了权利被侵害的事实,故对于上述辩解意见,法院不予支持。

2.关于赠与现金及利息的返还。

第一,谢某赠与何某的大额现金无效。

首先,《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规定,夫妻之间应当相互忠实,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小编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四十二条规定,“……禁止重婚。禁止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谢某在已有配偶的情况下,与何某婚外同居,并赠与其大额现金,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违背社会公序良俗。

其次,谢某曾某在夫妻关系存续期取得的财产是夫妻共同财产。由于谢某曾某未选择其他财产制,故夫妻双方对共同财产形成共同共有,而非按份共有。根据共同共有的一般原理,夫妻共同财产应当作为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夫妻对全部共同财产不分份额地共同享有所有权,夫妻双方无法对共同财产划分个人份额,在没有重大理由时也无权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请求分割共同财产。因此,夫妻一方擅自将夫妻共同财产赠与他人,应当全部无效,而非部分无效。何某认为谢某处分的财产仅为其所有财产的一小部分,远远没有超出夫妻共同财产的一半,系对自己权利的处分,没有损害曾某合法权益的辩解理由,法院不予支持。

再次,《婚姻法》第十七条关于“夫妻对于夫妻所有的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的规定(小编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二条规定,“……夫妻对共同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应当理解为:(一)夫或妻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权利是平等的。因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任何一方均有权决定。(二)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作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本案中,谢某赠与何某大额现金,显然不是因为日常生活需要而处理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侵犯了曾某的合法财产权益。何某明知谢某有配偶而与其婚外同居并接受其大额财产的赠与,显然亦非善意第三人。

综上,谢某赠与何某大额现金的行为无效。

第二,谢某支付给谢甲的抚养教育费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婚姻法》第二十五条规定,非婚生子享有与婚生子同等的权利,任何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的生父或生母,应当负担子女的生活教育费,直至子女能独立生活为止。(小编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七十一条规定,“非婚生子女享有与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加以危害和歧视。不直接抚养非婚生子女的生父或者生母,应当负担未成年子女或者不能独立生活的成年子女的抚养费。”)本案中,谢甲系谢某与何某的非婚生子,谢某作为生父,对其负有法定的抚养教育义务。曾某提交的证据来看,谢某给何某转款的时间全部发生在20049谢甲出生之后,因此谢某转给何某的大额现金应当包含有谢甲的抚养教育费用。根据本地一般消费水平、谢某的经济能力、何某的收入水平等参考因素,法院酌定谢某每年支付谢甲抚养教育费为10万元。谢甲20049月出生,至201511谢某死亡,法院确定谢某共支付谢甲抚养教育费为110万元(10万元/年×11年)。谢某给谢甲支付抚养教育费的行为不属于赠与行为,而是履行法定义务的行为,基于保护未成年人的合法权益的考虑,曾某无权要求返还。何某要求按每年20万元计算至谢甲18周岁的标准扣除谢甲抚养教育费的辩解理由法院部分予以支持,对于超出部分不予支持。曾某的权益因此受到侵害,在谢某死亡之后,对夫妻共同财产进行分割时,可以适当予以多分。

第三,谢某赠与何某的现金应予返还。

《民法总则》第一百五十七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后,行为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到的损失;双方均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小编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七条规定,“民事法律行为无效、被撤销或者确定不发生效力后,行为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予以返还;不能返还或者没有必要返还的,应当折价补偿。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由此所受到的损失;各方都有过错的,应当各自承担相应的责任。法律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何某因谢某无效赠与行为而取得的大额现金,应予返还。其返还的金额为2595000元(36950001100000)。对于曾某要求何某返还现金的诉讼请求,法院部分予以支持。本案赠与行为的发生,谢某与何某均有过错,如果让何某返还利息,势必造成谢某对于其过错行为不但没有承担任何责任,反而因此获利,违背了法律公平正义的基本原则。故对于曾某要求何某支付利息的诉讼请求,法院不予支持。

曾某上诉:返还金额有误,且不应在本案中直接处理抚养费问题

1.关于利息支付问题。根据《合同法》第58条等法律规定,“当事人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返还给受损失的一方”。本案中,“取得的财产”包括何某和谢甲取得款项的本金和本金当然产生的利息、孳息或财产增值部分、权益。且何某、谢甲对涉案款项的占有,属于非善意取得,其应予返还的范围除本金外,还应参照银行同类贷款利率给付利息,包括孳息。

2.一审法院对抚养费的处理违反了程序法和实体法规定。谢甲无权在本案中主张抚养费问题。本案案由是确认赠与无效和返还财产纠纷,并非抚养权纠纷。谢甲如果认为其有权主张抚养费,应当另案向抚养义务人主张,法院不应当在本案中直接处理。

二审法院:本案为确认赠与合同无效纠纷而非民间借贷纠纷,故利息不予支持,但考虑到对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保护亦相应酌定抚养费

法院认为,本案为确认赠与合同无效纠纷。根据双方当事人的上诉答辩意见,结合庭审情况,法院确定本案争议焦点为:这些现金应当如何返还?何某是否应当向曾某支付涉案款项的利息?

本案中,各方当事人对于一审法院关于“谢某赠与何某的大额现金无效”的司法认定并无异议,何某、谢甲亦未就一审的相关认定以及一审确定的返还金额提出上诉。经审查,一审法院依据双方当事人均无异议的在案证据查明,谢某向何某转款3695000元;谢甲谢某与何某的非婚生子,并酌定谢某应支付谢甲抚养教育费为1100000元(10万元/年×11年)。一审法院据此最终认定何某因谢某无效赠与行为而应予返还的现金为2595000元(36950001100000)。法院认为依据司法鉴定结论等在案证据,应当认定谢甲谢某与何某的非婚生子,谢某作为生父,对谢甲负有法定的抚养教育义务,虽谢甲在本案中并未就抚养费问题提出反诉,但考虑到对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保护,应从谢某赠与何某的3695000元现金总数内,对谢某应支付谢甲的抚养教育费予以核减,一审法院的相关处理符合常理,并无不当。

曾某主张何某应当全额返还谢某赠与的现金以及利息。本案中,谢某向何某的转款发生于谢某曾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该款项属夫妻共同财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二款的规定,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而本案谢某对何某的赠与并非谢某曾某因日常生活所需而对共同财产的处理,且未取得曾某的同意,本案亦没有证据显示何某取得涉案款项系属善意,故本案并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十七条规定之情形。且谢某因与何某存在婚外不正当关系而对其赠与财物,不仅损害了曾某的合法权益,也不符合民法之公序良俗原则,应认定无效。夫妻各方对夫妻共同财产系不分份额地共同享有所有权,且享有平等的处理权,故谢某涉案赠与行为应属全部无效,而非部分无效。因此,法院认为,一审法院认定谢某赠与何某现金人民币3695000元的行为无效正确,法院予以维持。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合同被认定无效后,一方因该行为取得的财产,应当返还给受损失的一方,有过错的一方应当赔偿对方因此所受的损失。涉案谢某赠与何某3695000元现金的行为被认定无效后,何某应当返还受赠财产。谢某死亡的事实发生后,涉案夫妻共同财产应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的相关规定进行分割,曾某只享有一半财产权利,另一半属于谢某的遗产。但综合考虑到以下因素:1)本案仅为确认赠与合同无效之诉,相关谢某的遗产应当如何继承和分配的问题,应当另行通过继承之诉解决;(2)何某在谢某生前与之共同生活十余年且育有一子,本案各方当事人之间的纠纷处理还涉及家庭伦理道德等诸多问题,无法在本案确认赠与合同无效之诉中全部解决。故法院认为,依据在案证据和当事人的诉讼请求,法院不宜在本案确认赠与合同无效之诉中对涉案财产进行分配,本案仅能确定由何某将涉案谢某赠与的2595000元现金作为谢某曾某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夫妻共同财产,向曾某予以返还,至于这部分财产在谢某的继承人中应当如何分配的问题,应当通过后续程序完成。一审法院关于由何某向曾某返还涉案谢某赠与的人民币2595000元的处理正确,法院亦予以维持。

同时,曾某请求以按中国人民银行同期同类贷款利率支付利息的方式计算损失,法院经审查认为,本案系确认赠与合同无效之诉,且涉及家庭伦理道德,并非民间借贷纠纷,曾某关于损失的主张与本案基本事实不符,其相应主张缺乏事实依据,法院不予支持

综前所述,法院认为,曾某关于要求何某全额返还谢某赠与的现金以及利息部分的上诉请求,缺乏事实依据,法院均不予支持。一审法院对曾某该部分诉讼请求的相关处理,并无不当,法院予以维持。

【小编有话】

关于返还财产的问题,法院的主流观点是予以支持。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基于婚外两性关系给付婚外第三方大额财产,夫妻另一方主张返还财产的,法院应予以支持。

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与婚外第三方产生特定情感关系,向婚外第三方给付财产的类案纠纷中,案件事实大同小异,归纳起来可为两类:一类是与婚外第三方未生育子女的情形,一类是与婚外第三方有育子女的情形。抛开抚养费不谈,基于不同的裁判思路,对婚内向婚外第三方给付大额财产行为有三种不同的认识,一种观点认为属于不当得利;一种观点从物权角度出发认为该类行为是无权处分;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该类行为是赠与。据此,司法实践中对是否应予返还亦有不同的判断。一是不支持返还财产;其裁判理由有:无权处分行为,从债权角度认定行为有效,如果未发生物权变动,夫妻另一方可通过物权阻碍权属变动;赠与合同,是双方意思自治的体现,在私法领域应尊重当事人的意思自治。二是支持部分返还;其裁判理由是基于不当得利制度,在善意的婚外第三方获利时,婚外第三方返还财产的范围仅限于返还所受利益的现值。三是支持全部返还;其裁判理由有:基于不当得利制度,获得利益的恶意婚外第三方应返还其获得的全部不当得利;赠与合同因违反公序良俗而无效,受赠与者基于无效赠与获得的财产应全部返还。

关于扣减抚养费的问题,法院的观点就没那么统一。有在赠与合同无效纠纷中一并处理的,也有不予扣减、不予处理的案例。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在后面的文章中予以讨论。欢迎关注!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还是一个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