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离家音讯全无,30多年后现身要求子女尽赡养义务,法院支持吗?

典型案例 2022-05-16 16:09:51215本站超级管理员

父母发生争吵后母亲抛下年幼的子女离家出走。离家之后,杳无音信。没想到,30后的某一天,子女各自成家年迈的母亲现身要求子女尽赡养义务。对此,你怎么看?

1652688668656540.jpg

【基本案情】

张某杰与陆某泉原系夫妻关系,于1973411日生育一子陆某11978428日生育一女陆某2

1988年农历49日,张某杰因与陆某泉吵架离家出走,后被FT镇的张某堂收留并同居生活,后收养了当时67个月左右大的张某星并抚养成年。

陆某泉于2005627日死亡,张某堂于2016年农历正月初二死亡。

经审查,张某杰于1988年农历49日离家出走后,与被告陆某1、陆某2无联系。又查,张某杰的收入情况为JC区发放的社保金每月155元;陆某1的家庭情况为,已成家,有一个孩子目前上高中,经济来源为打零工挣钱;陆某2的家庭情况为,已成家,两个孩子,无工作;张某星的家庭情况为,已成家,住NF市,有三个孩子,经济收入来源为经营一家五金店。

张某杰诉至法院,要求其子女陆某1、陆某2张某星每人每月支付赡养费351元,轮流照顾自己,医药费由陆某1、陆某2张某星平均负担;张某杰在有自理能力的情况下要求居住到老院家中,无自理能力的情况下由陆某1、陆某2张某星轮流照顾。

陆某1、陆某2辩称,张某杰出走后,陆某1及其父亲、邻居四处寻找,30多年没有音讯;张某杰遗弃家庭成员、未成年子女给家庭成员造成严重精神损害;张某杰对张某星尽到了全部抚养义务,因此应由张某星承担全部的赡养义务;如果张某杰向陆某1、陆某2主张赡养费,应先偿付未尽抚养义务期间的抚养费,赔偿精神赔偿金。

张某星辩称,张某杰一直是其赡养,对于张某杰要求其每月支付赡养费无异议。对于陆某1、陆某2,终究是张某杰生育的,至于张某杰如何要求他两人不予干涉。

【审理结果】

判决:一、陆某1、陆某2张某星20223月起每人每月10日前支付给张某杰赡养费300元;二、张某杰随张某星共同生活;三、驳回张某杰的其他诉讼请求。各方当事人并未提出上诉

【按例说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一千零六十七条第二款成年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的,缺乏劳动能力或者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成年子女给付赡养费的权利。第一千一百一十一条规定,自收养关系成立之日起,养父母与养子女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本法关于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养子女与养父母的近亲属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本法关于子女与父母的近亲属关系的规定。养子女与生父母以及其他近亲属间的权利义务关系,因收养关系的成立而消除。《中华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第十四条规定,赡养人应当履行对老年人经济上供养、生活上照料和精神上慰藉的义务,照顾老年人的特殊需要。赡养人是指老年人的子女以及其他依法负有赡养义务的人。赡养人的配偶应当协助赡养人履行赡养义务。”因此,成年子女不履行赡养义务的,缺乏劳动能力或者生活困难的父母有要求成年子女给付赡养费的权利;养父母与养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父母子女关系的规定。

本案属于赡养纠纷。父母未尽抚养义务,子女也不可以拒绝赡养,赡养义务是法定的义务,不因为父母的原因而消除。换言之,赡养老人是不能附加任何条件的,虽然母亲未对子女尽抚养责任,存在着过错,但是,这不能成为子女不尽自己赡养义务的理由。

具体到本案,对于张某星的赡养义务,张某杰与张某堂虽未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在19942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前便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多年,属于事实婚姻。张某星1989年开始与张某杰长期共同生活,接受张某杰的抚养教育,与张某杰之间形成事实上的养母女关系,故张某星对张某杰负有赡养义务

对于张某杰主张的赡养费,法院酌定为陆某1、陆某2张某星每人每月300

对于张某杰的居住问题,考虑到张某杰30多年一直和张某星一起共同生活,对于双方的性格、生活习惯彼此已经熟悉,而和陆某1、陆某2之间经过30多年,关系已经比较陌生,且双方矛盾较大,为了张某杰有一个更好地晚年生活,法院认为张某杰和张某星一起居住更为适宜。

对于张某杰的医药费问题,应由陆某1、陆某2张某星共同负担,但因该部分费用未实际发生,其数额不能确定,张某杰可待实际发生后另行主张权利。

相关法条

【小编有话】

对于陆某1、陆某2来说,这个案件从情感上来说,可能确实难以接受。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说,张某杰不支付抚养费、精神损害赔偿金就已经很不错了。毕竟,张某杰出走后,陆某1及其父亲、邻居四处寻找,没有音讯;张某杰不仅对张某星尽到了全部抚养义务,而且遗弃家庭成员、未成年子女给家庭成员造成严重精神损害。但是,赡养义务是法定的义务,不因为父母的原因而消除。

对于医药费的问题,我个人对判决结果不敢苟同。尽管医药费没有实际发生,但对于医药费的承担比例,还是应该在审理过程中予以一并处理。

原因很简单!一是预防累诉,“另案主张”,势必重新起诉,甚至多次起诉。难不成产生一次医药费,起诉一次?显然,这不仅增加了当事人的维权成本,还是一种耗费国家司法资源的做法。二是“另案主张”很可能不符合实际需要。不管是另案起诉,还是每次医药费发生之后,对于当事人而言,都不是最好的处理纠纷的办法。何况,人都卧病在床,甚至不省人事、毫无民事能力,急需医药费治病的情况下,怎么起诉?万一这一份判决都还没有拿到,老人就已经处于病危状态,又如何处理?

医药费没有发生,但三位赡养人的赔偿比例完全可以确定。即使今后发生医药费纠纷,也只是一个具体金额的问题。

来源:济宁市兖州区法院,有改动。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还是一个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